李国庆:后悔曾拒绝腾讯投资 如果从头来肯定不选择夫妻创业

发布时间:2019-08-06 16:15:26 来源:918搏天堂app-918搏天堂官网点击:4

  “春节前的五天,我腾清了办公室,把车位、停车费都交了,只有那辆开了8年的破车,我要求带给我,因为没车。然后秘书借调给我,我就走人了。马上我的人事关系,什么劳动保险,将转到我的新公司。”

  2月20日上午,当当网联合创始人李国庆以公开信的方式宣布离开当当,决定投身新创业项目。

  随后当当网宣布,2019年1月开始,李国庆不再担任当当网的任何职务,仍是公司股东,董事长俞渝女士兼任公司CEO,当当网的日常管理决策由俞渝带领公司高管完成。

  从此当当网告别“夫妻店”阶段,李国庆的新去向也已经落定。在公开信中,李国庆介绍将创办书友会。

  “读书会中会做10个细分读书会,每个分会每年请几十位名家讲52本书,不同领域的专家分享自己擅长的知识,每个读者可以以书会友, 阅读达人可以在这个平台自发组织成千上万书友会。”

  李国庆介绍,他本人是书友会的大股东,并担任CEO,CRYSTO垂直公链为小股东。

  在随后的媒体采访中,李国庆谈到了创办当当19年的反思、自己离开当当网的决定,2018年海航拟收购当当网的细节,以及未来创业的打算。

  不后悔拒绝亚马逊,但后悔拒绝了腾讯

  李国庆和妻子俞渝在1999年创办当当网,被视作“中国亚马逊”。2004年,亚马逊曾抛出1.5亿美元的报价收购当当,但遭到了李国庆和俞渝的拒绝,随后当当赴美上市。

  李国庆说,不后悔当年当当拒绝亚马逊的投资,但对于拒绝腾讯的投资有点后悔。

  “其实当初在京东接受腾讯投资之前,我们拒绝了腾讯的投资,那个现在看可能有点后悔,那时还没微信啊,不知道有这么大的微信流量啊。可是后来我也不知道那微信给京东带来的流量到底怎么样。”

  如果2014年,腾讯投资的是当当而不是京东,或许中国互联网电商行业的格局会与现在不同。

  海航投资当当时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,结果收购没成功

  2018年4月,海航决议以75亿元收购当当全部股权,如果最终交易完成,这将是改写当当命运的又一时刻。

  “去年4月10日海航发布公告要收购当当网的时候,我就发微博引用了一句歌词,说我就要淡出来离开了远走江湖。然后我们两个创始人就打算离开当当,我当时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,当然要给人家一年的交接期。”

  李国庆说,“可笑的是呢,我反对的这场收购就根本没成功,不成功的原因就不用说了,就是海航没钱了。拿出90亿收当当也不是小钱。”

  “7月份收购失败,我跟其他人商量,我说我想结束我们这种夫妻店的纷争。”

  反对夫妻创业,如果重来肯定不会选择夫妻创业

  在李国庆辞任前,俞渝是当当的董事长,李国庆曾任当当总裁、CEO。

  有媒体问及“如果重头再来,如何处理与家庭合伙人的关系。”李国庆直言,“我是一直反对夫妻创业的,夫妻创业者处于困境中。所以如果从头再来,我肯定不会选择夫妻创业。”

  “我们夫妻创业老是折中啊,应该更有魄力、更有胆量融更多的资,同时给现有人才更多的股权激励。也许早期夫妻店治理结构挺好,抵挡了来自资本,来自合伙人的各种算计。但是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,一定(要)结束夫妻店治理。尤其我们俩人都很强势,还不像有的夫妻店绝对的一方是主导,所以这样一来就更该早点结束。”

  管理层面,当当结束夫妻店历史,但李国庆仍然是当当的大股东,不过李国庆说,新的创业项目书友会与当当将相互区隔。

  “这个读书会跟当当没什么合作,因为我还是当当的大股东,避免跟当当的关联交易,我还尽量不跟他们合作,实话说这个也不需要,我的知名度比当当知名度还大。”

  对于当当,李国庆说,“我希望当当有更好的发展,而且当当去年销售利润都创历史新高。”

  创业项目是书友会,积分可跟数字货币兑换

  “依托于读书,我们定的是讲书,这是我下一步要做的事儿。”李国庆说。

  按照李国庆公开信的说法,他将创办书友会,邀请名家讲书。“一本书,用30分钟就讲出来,10分钟问答,这是我想做的一个生意。”

  “我希望我们的读书(会),尽快下沉到四五线。这样我们的用户,(可以)迅速激增,我公开信写了,用短则三年,慢则五年,达到付费用户5000万。”

  李国庆介绍,书友会将采取付年费的形式,“如果一定说个目标,我也不怕竞争者,我觉得第一年这个会员费总得收到1个亿吧,第二年3个亿,第三年10个亿,这是我想的。”

  在李国庆的构想中,书友会还将结合区块链技术。“我们书友会平台,APP和小程序开发,起码在APP上我们能做到,财务各方面的交易记录全上链,全公开透明。”李国庆说:“要考虑国内的法规,我们书友会是给积分的,这个积分跟境外的数字货币可兑换。国外如果那些上了交易所的数字货币,给我们一个汇率兑换,我们也欢迎。”

  55岁再创业,对于李国庆来说是“非常从容,不怕失败”。

  李国庆透露,他仍保持着从早上十点到晚上十点每周六天的工作制,“我觉得我被远大的目标激励着,那是我的乐趣。”

  “我这个50岁,儿子大了,老婆还小,父母都去世了,一身轻。”

  附:李国庆接受媒体采访的实录,略经删减和编辑

  谈离开当当:我是一直反对夫妻创业的

  记者:为什么离开当当,现在和当当是什么关系?

  李国庆:关于我这次离职,去年的4月10日海航发布公告的时候就提出来了,我就发了一首,引用一句歌词,就说我就要离开了远走江湖,那么当时那个情况的是海航发公告收购当当网,然后我们两个创始人就离开当当网,所以我当时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,当然要给人家一年的交接期了。

  可笑的是,我反对的这场收购就根本没成功,不成功的原因就不用说了,就是海航没钱了。因为对他来说,拿出90亿收当当也不是小钱。我和俞渝是坚守信用的,因为是两年前海航还没出现这个债务危机,我们签订的合约,所以我们也不想违约,那么结局大家都看到了。

  7月份收购失败,我跟其他人商量,我说我想结束我们这种夫妻店的纷争。最后重大问题我都打到董事会,董事会不投票,因为除了我们俩还有仨人。

  四年前,我曾经做过一次努力,带着1000万美元,就是6000多万元人民币,挑新的布局,为当当发展找新的突破口。大家看到的,实体书店、当当文学影业、自出版、网络文学、电子书等等业务。

  本来说不干,我们就说悄悄的,内部也不宣布,给我保留办公室,保留我的待遇,司机秘书。但是去年7月到去年12月,我5次提出我什么都不要,不要给我保留。我愿意开创一些新的东西,这样没有羁绊。

  而微博呢(指刘强东事件),当当那个微博就是肯定俞渝写到了半夜写的一字不改发,那么对于我,那微博实际上违背了我们俩(李国庆和俞渝)的协议,被曝光了,那么实际上我说那就我就必须搞一场,正式地跟记者跟公众的交代。

  春节前的五天,我腾清了办公室,把车位、停车费都交了,只有那辆开了8年的破车,我要求带给我,因为没车。然后秘书借调给我,我就走人了。马上我的人事关系,什么劳动保险,将转到我的新公司。

  过去下半年,(我)一边跟当当交接,一边想新的增长点在哪,我个人的增长点。

  记者:收购失败后,当当接下来的发展计划是怎样的?

  李国庆:海航收购失败后,我们的心态就是创始人的心态,一天也没停止当当的发展,积极的耕耘,去年取得那么好的利润和销售规模。今后怎么发展,应该采访俞渝。

  记者:离开当当后对当当有什么期待和祝福?

  李国庆:我还是当当大股东,我希望当当有更好的发展,而且当当去年销售利润都创历史新高了。两年前在亚布力论坛上,晚间我跟张文忠吃饭闲聊,我说我已经看到当当年利润8个亿了,回房间就把我训一顿,说你又跟人吹牛,我说马上就是8个亿了,我跟管理层讲这个8个亿的时候呢,还没信。现在可以说我已经看到当当年利润20亿的机会了。

  记者:新创业会吸取过去十九年当当的哪些经验教训?

  李国庆:如果一定讲教训,我觉得真正的合伙人制度,是我下一步创业,也是我4年前在新当当力推的。什么叫真正合伙制?就是更多人持股、分散型,不仅是管理团队,还包括作家、讲家、分享者,包括用户都可以成为股东,只要发挥了作用。

  当年当当我们家占93.5%,其他管理人员占6.5%,你们觉得合适吗?我觉得不好。如果给更多人股权激励,那当当将成为更伟大的公司。

  记者:如果重头再来,你会怎么优化处理与家庭合伙人的关系?

  李国庆:我是一直反对夫妻创业的。夫妻创业者处于困境中,如果从头再来,我肯定不会选择夫妻创业。

  记者:当当从创立到现在,你觉得最值得反思的是什么?

  李国庆:我们夫妻店老是折中,应该更有魄力、更有胆量、融更多的资,同时给现有人才更多的股权激励。

  也许早期夫妻店治理结构挺好,抵挡了来自资本,来自合伙人的各种算计。但是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,一定结束夫妻店治理,尤其我们俩人都很强势,还不像有的夫妻店绝对的一方是主导,所以这样一来就更该早点结束。

  记者:当年拒绝亚马逊的投资是不是职场中最后悔的一件事?

  李国庆:我不认为是,拒绝亚马逊肯定是对的呀,当当宣布私有化以后,有一批基金就冲上来了,很多公司想收购,独立发展才有今天啊,你看看那个卓越被亚马逊买了不就成那样了吗?

  如果说对待拒绝,我们不站队,腾讯系阿里系不站队,可能是需要反思的。但是这不是我跟俞渝我们俩的决策,董事会还包括我们高管参与了投票,决定不站队。其实当初在京东接受腾讯投资之前,我们拒绝了腾讯的投资,那个现在看可能有点后悔,那时还没微信啊,不知道有这么大的微信流量啊,可是后来我也不知道那微信给京东带来的流量到底怎么样。

  谈创业心路:非常从容,不怕失败

  记者:35岁创业和55岁再创业,你个人心境上有什么变化?这次创业在股权结构和高管架构上有什么特别之处,识人、用人上有怎样的心得?

  李国庆:泛泛谈25岁、30岁、50岁还不行,就谈我吧。50岁有50岁的优势,速度精力上会不如人家30岁的,但是我这个50岁属于再次创业,如果过去没创过业,50岁创业我觉得有大创业。如果说四年前做新当当是第二次创业,这次是第三次。作为连续创业者,虽然咱比不过马云和刘强东,但自己还是取得了财富自由,在这种状态下,现在做新的创业非常从容,不怕失败。

  但是我要在商言商,我办当当的时候就说一定要改掉北大人的脾气习气,一定做一个严肃的商业文化商业公司,不能以情怀来安慰自己的商业失败。

  而且我50岁还和别人不一样,我精力充沛。我每天不是被闹钟闹醒的,我至今还能保持6天工作制,仍然保持早10晚10点,一周工作6天,但我从来不要求员工996。我觉得我被远大的目标激励着,那是我的乐趣。

  我这个50岁,儿子大了,老婆还小,父母都去世了,一身轻。

  记者:55岁创业有没有哪方面的压力?比如心理有包袱?思维惯性?

  李国庆:我相信50岁心理反而更成熟。50岁会不会有思维惯性,(创业后)行事方式和价值观都要面临很多变革,我在新公司刚刚一个月,一些领导都是93后的工作了5年,还有一批员工就是大专毕业,不是什么985、211,但是他们带来的新思想、新的做事方式,对我有很大的冲击,这是我需要的调整过程。

  记者:个人是否会分散一些精力到投资领域?

  李国庆:我也做过小额投资人,有的让我当董事长,是挂名的那个把把方向,比如和日天创教育,专门做k12教育的科学课,这是我感兴趣的,这个不做这些什么怎么写英语作文啊,数理化。就是什么人工智能科学课,什么大数据做这些我觉得挺好,那么我也做。

  我也做金融的AI的投资,但那都是纯投资人,大概占几个点的股份。有的是发挥我的一些关系资源,有的发挥我的管理。

  记者:因为频繁评论事件,被大家认为蹭热点,想要当网红,对此你怎么看?

  李国庆:误解我了。那些事情都过了一天、两天,甚至过了一周,我才点评。还能那么热,我完全不知道。这么多年我一直要保持独立的观点,并且发布出来,不迎合各方势力。

  谈书友会:希望尽快下沉到四五线,第三年会员费达10个亿

  记者:为什么会做书友会?书友会的模式是什么?

  李国庆:微博是我和用户读者交流的好东西,特别是私信,(读者)老让我给推荐读什么书。当当是推荐书起家的,我希望他们在这方面更好发挥作用,但是还不够。我觉得在选择书上还应该更大的发力,好多人不知道读什么书。

  10年前我去美国,它(美国)没有盗版环境,(有)严格的产权保护著作保护。可是谁在听(书)呢?我才知道,在美国家里面保姆、小时工一面炒菜一面听书,还有就是上下班开车或者坐地铁,是一个宝贵的听书时间。

  依托于读书,我们定的是讲书,这是我下一步要做的事儿。我要做的音频服务不是简单的听书。

  我跟易中天老师就讲,我说你这个用的着讲一个朝代写8万字,十几十六七本书还没写完,你这洋洋洒洒的我哪有时间读啊,我给你5000字一本书的,就是我5000字说得清,是出版社让我一本写8万字。

  所以你看那我们怎么办?我想做的事,讲书,讲里面的提要,一本书,用30分钟就讲出来,10分钟问答,这是我想做的一个生意。

  但是我又不赞成现在一些做法,叫课程叫知识付费又变成了垃圾,很多没有严格的编辑,策划编辑的过滤。也可能教授副教授走到哪喷到哪,这不行的,所以需要是精品。第二,我也反正是一个人,怎么可能什么都会讲呢?我是最早引进美国的MBA教材的人,我把校验翻译的稿子都通读,又跟当时的译者,现在都是各商院院长副院长,但是你让我讲,我只敢讲管理学和市场营销,我都不敢讲金融和财会。所以我们的讲,一定是请各方面专家,然后我们还规定专家不许讲自己书。

  那么光靠精英也不够,到底讲什么书?用户愿意听,我们还希望阅读达人,不同的用户,用户代表参与选书,参与请谁讲,甚至节目形态。

  我希望我们的读书(会),尽快下沉到四五线。这样我们的用户(可以)迅速激增,我公开信写了,用短则三年,慢则五年,达到付费用户5000万,那么我就非常需要把我们影响到四五线下沉(用户)。四五线的年轻人也好,老年人好,他们的知识饥渴是什么?这也对我们是很大的挑战。

  记者:书友会付费模式是什么?

  李国庆:那么当然我们用我们熟悉的了,我们的付费模式就是书友会付年费。我们希望一开始带头做10个细分书友会,然后在这个10个基础上,希望今后包括在座的媒体朋友,各路达人组织自己的书友会,然后我就变成书友会的平台,希望有成千上万个书友会,但是我们这个样板10个书友会,要求每个书友会能达到30万人。传播是一个大挑战。

  记者:如何影响到四五线?

  李国庆:让四五线的人以加入我们的书友会为荣,如果一年能上52期,他能听3期,那我们的人均阅读水平就已经超过了美国了,如果52期都听了,那就达到世界人均阅读量最高的以色列国家了,所以这是我们希望能够要达到的愿景。

  记者:书友会的盈利模式和前景如何?

  李国庆:不烧钱,不搞补贴制,当然我也就不需要大投资。

  过去的30年20年,互联网创造了一批资本,暴发户,那他们也是应该得的,他们的亏损平均回报率不高了,过去二三十年互联网也创造了一批创始人,成为暴发户。这种企业形式,在过去是有它合理性的,高风险高回报嘛。今后,互联网的中场,能不能有新的方式?新的企业组织形态?

  书友会的现金流会非常好,盈利预期也非常好,离钱很近。

  如果一定说个目标,我也不怕竞争者,我觉得第一年这个会员费总得收到1个亿吧,第二年3个亿,第三年10个亿,这是我想的。

  记者:现在年轻人更喜欢短视频,书友会打算如何吸引年轻人?

  李国庆:做的人多,市场拥挤是该进入的理由,也是该躲开的理由。(做的)理由就是有需求,终于抓到人们获得知识的新方式。年轻人短视频,这个挡不住的,我们会用它当推广方式,做点样片。但是我们还是甘心做音频,这样让大家边干点别的事的时候就可以听了这本书。

  对我们来讲,我们书友会10个细分会里有银发族,当然年轻人为主了。银发族呢,我们既有心灵的也有社会技能的事他们有谈资,别被他们儿女对说这事你不懂不跟你聊了,他们有他们对这个焦虑很深。

  记者:现代社会获取资讯的方式有很多,知识付费也有很多家在做,书友会觉得自己的优势是什么?

  李国庆:知识付费就像主板一样,永远是一个大市场。现在(知识付费)平台的前店后厂我觉得一定有天花板的,包括爱奇艺他们这些影视(公司)也是都自制剧本。平台只是数据分发,内容永远是不同的独立的优秀内容公司,所以这对矛盾本来一直存在。

  我们要做的,以我们对组织专家对不同的书的理解,做这个内容我们是有信心的。

  记者:新成立书友会和当当会有什么合作吗?

  李国庆:这个读书会跟当当没什么合作,因为我还是当当的大股东,避免跟当当的关联交易,我还尽量不跟他们合作,实话说这个也不需要,我的知名度比当当知名度还大。

  中国图书电商的光卖好纸书和电子版的图书听书版的图书,这都还有很多探索,我相信当当继续领先。但是我们的上游的内容生态不对,这不仅中国,我到美国也这么说,光是介质的变化不够,是我们内容的产生和筛选机制错了,这个必须解决,我希望在这发挥作用,先小试牛刀。

  记者:现在书友会很多,你做的这个书友会和目前的书友会有什么不同?

  李国庆:我记得当初有个知名的读书会叫做贝塔斯曼书友会。我还仔细分析过他们在中国5年的发展历程模式、财务数据指标。

  书友会是不是一个新的流量入口,大家都在探索,我觉得越多的人做越好,那么竞争的还是内容。

  我是做出版和内容,做内容就是几个问题,第一是讲什么书,第二是一本20万至30万字的书半小时怎么讲,第三是谁来讲,第四是用声音抓住用户听众。这方面中国人才稀缺,用视频的中国人才很多,所以优酷爱奇艺这几家一下数以百计地挖电视台的编导记者,而用声音抓住用户,都是内容要探索的方式。

  记者:书友会目前有融资的考虑吗?

  李国庆:没有融资的考虑,因为我自己就是有钱人,我自己拿几百万美元不就完了吗?我何必再去见20个投资人,没这精力。

  我刚才说了,决不要当当投资,也不跟当当发生什么战略合作。

  记者:你在书友会中负责哪些板块?新项目有哪些投资方?

  李国庆:我现在是书友会的CEO,书友会我是大股东,还有CRYSTO垂直公链做我们的小股东。

  CRYSTO公链还有一些大咖投资,比如比特大陆、策源基金、丹华资本、DFOUND。

  记者:为什么一直要在图书和书友会这样的圈子里创业?

  李国庆:我当然不再换赛道了,我对图书深耕了这么多年。在当当之前我做出版,后来当当19年,那我觉得这块我熟悉。我知道做娱乐可能(有)更大的市场,但那不是我熟悉的事儿,所以我就愿意做这个细分领域,再做一个到两个独角兽。

  记者:书友会现在的团队构成如何?书友会的名字确认了吗?具体进展如何?

  李国庆:现在都是兼职的一些大咖帮助我论证,所以我的核心团队还没搭建。一定要想清方向,我们开过三次这个选题内容的节目形态的论证会。

  于丹、旅游卫视的前台长韩国辉、原盛大总裁新浪的副总编侯小强、戴军,还是MTV中文台当年台长,都参加了我们的讨论,还有老当当——离开当当这个两年以上的:比如姚丹骞、郭鹤、蒙克、谢志宁、邓一飞,原来当管服装副总、现在优酷的副总,他们都参加了这场讨论,还有赵一成。书友会名字还未定,用新方式在网上正在征集中,阅读量160万人、参与题提名的几千个名字,下一步怎么筛选还在论证中。新公司已经注册、那么办公室也租好了,目前技术人员已经招募完成,有10个人,那么两个月会开发出我们这个APP和小程序。

  谈区块链:说服传统企业上链太难,我先带头

  记者:区块链和版权如何结合?在书友会如何体现?

  李国庆:从前年开始我就研究区块链,那么一直不敢进场,直到去年中,我觉得可以了。所以我先投资了一个CRYSTO,然后我还要创办这个书友会,是积极上链的。说服传统企业上链,利用区块链的技术和思想太难了,我先带头。

  区块链给我带来的启发,首先不是技术分布还是集中,那个不是最重要的。而对我的启发是,它的经济制度,非常的牛。比如我在想,我们少点对资本的依赖,少点对创始人的依赖,怎么能够让内容的创建者、筛选者、分发者、使用者,都有挣钱的机会,都有权利参与讨论。

  我希望我的书友会应用这种区块链的伟大的经济思想,来做一场伟大的事业。

  记者:你认为目前是否是做“区块链+版权”的好时机?难点和机会分别在哪?公司接下来的重要举措还包含哪些?

  李国庆:CRYSTO作为内容垂直公链啊,我只是他生态的千万分之一。在整个内容领域,比如版权确认、版权的举证,甚至能够看到版权被侵权带来的损失能测算,那这个对版权官司的影响,而区块链能解决这些问题,因为都是上链的,都是公开的。

  记者:CRYSTO获得了哪些应用上的实际成果吗?

  李国庆:我们书友会平台,APP和小程序开发,起码在APP上我们能做到,我们财务各方面的交易记录全上链,全公开透明。

  要考虑国内的法规,我们书友会是给积分的,这个积分跟境外的数字货币可兑换。国外如果那些上了交易所的数字货币,给我们一个汇率兑换,我们也欢迎。

  记者:这个时候做区块链,基于行业当前状况的什么考虑?

  李国庆:我觉得区块链的应用经济制度还没被吃透。

  社会商业发展就是两个,一个是技术创新技术革命,一个是经济制度的革命。这100年来经济制度没什么革命,所以区块链带来的思想就是去中心化,多中心化,不能平台一家独大,就是付钱给所有平台,将社区一些平台的建设者,论功行赏,而不是大资本加上创始人。